突然其来

很奇怪 早上的时候突然想要把手中的笔拧断 佛曰 不可说 不可说 可是 还是上来写了点字 记下来 我好像真的是挂了 否则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了 如果是给其他人 我是不会这样的 这我很清楚……   多说无用 还是好好努力吧~

再一次想起《fly away》 就像牙牙给我留的言一样,“唱旧的歌,疗新的伤”

Added: comment from Fable 2006-04-07 20:56

发现你这个人将自己裹得蛮紧的,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