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于李教授的课上

武汉,果然没有秋天。国庆的热气未过,寒潮就扑面而来,于是整个校园沉静了好多。冷啊~ “十场秋雨十场寒”,马上就入冬了阿。记得加衣服啊。

我有罪~ 我想找面墙撞死。不过撞死之前也要听听Train 的那首 Drops of Jupiter 和金亨舍的那首“我爱你”。对了,其实还有一首歌也蛮好听,Green Day 的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一首苍凉而求索的歌,荐。

清华不知,北大歧视外人。自身感觉就人大还好,北外也不错。至于武大,嘿嘿,我无话可说,茶壶里煮饺子。总之,武大正在成为一所真正意义上的武汉市的大学,再无二十多年前和七八十年前的大气。可笑的是创优期间,梅园楼下的黑板上还堂而皇之的写着“1948年,英国牛津大学致函……”“1999年,《科学》杂志……”[话我就不复述了],过去了的一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拿出来说,不怕霉味十足么?那些早已远去的只能说明过去……

据说建行的工作人员又要涨工资了,大家以后都要趁早去中国的垄断行业,越早越好。趁蛋糕还在国企手中,竞争的大门还没有向国外打开时,多咬一口是一口。[够势利吧,我?]

近来总觉得倍感不爽,不过这种心情总是一闪而过。要知道,我也是蛮健忘的。似乎又忘了要写些什么东西了,想好了的刚才。最近疯狂的打文曲星上的游戏,英雄坛说,短短几天,读书识字已经由原来的“毫不足虑”升到了“鹤立鸡群”了,哈哈。高兴。现在每天倒比较清闲,该干什么的时候就干什么,倒也觉得轻松,时间就像淡水。有人说每天写日记没什么好写的,也曾有人说这样等于是记流水账。没办法,生活不可能是每天精彩万分,浪漫与痛苦常伴。更多的倒是简单,单调的生活。仔细想来,过去大家都曾经历过。就我表姐所述,我也觉得未来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单调的重复。只有轻描淡写,才算是真实的记录下自己的轨迹。所以,我的日记很多便属“流水账”类型的了。

中午在梅园打饭出来,看到中国平安的post,细看之下,所招之人俱为经济类和管理类。顿感前路茫茫,似吾等“低水平建设和发展”的弱人,不知该往哪里去啊。受不了,受不了。不用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除了法学学士,俺还有一个二学位呢,嗯,有饭吃。

当“弘扬民族精神”成为远去的记忆,当最佩服的人不再是“爱因斯坦”,当理想的光辉褪去而戴上了“现实主义”的眼镜,这个世界给我的信息,已由“大我”走向“小我”。虽然对未来仍抱有信心,对国家的发展仍有舞弊的信任,怕到那时,已垂垂老矣,看不到更远的时间,和国家与社会更大的豪气,更广的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