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原来才刚刚来临

才发现1个月前的冬天原来只是“纸老虎”
悔不该在爸妈面前夸口
现在虽然不是很冷  可是手很冻阿
上周四急匆匆地经过行政楼去理学院上课
途经那些巨大的空调换气机的时候
我搓着手 想
坐在里面的那些人
有没有想到
我们都还在接近零度的教室和宿舍中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