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三]——《南方周末》2007年新年特刊

——摘自《南方周末》2006年12月28日出版 2007年新年特刊

1.过去的一年,我总是想跑的更快一些,用手中的笔,多记录写这个国家伟大进程中点滴变化。我不知疲倦的去报道新闻,是因为我深爱这份报纸,更深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套一句流行语:历史终将证明,我们这代人的新闻理想是对这个国家的忠诚。

2.“进门请敲门,小心狗咬人”这是我在一条胡同里一扇紧闭着的大门上看到的,这10个大字划出私有财产的领地,这个领地有一种凛然尊严,不可以无端侵犯。
想一想,这十个字不可能出现在二三十年前的中国。这毫无疑问是一种进步。

3.我为卑贱者感到羞耻,仿佛那是降临到我头上的卑贱。在这个时候,我又觉得“轻贱不得”只是一个一厢情愿的想法。

4.当所有人都看到一个大国崛起的希望时,这些代价被人们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它们就像蒙在锦旗上的灰尘,常常被手握锦旗的人细心地擦拭掉,不留痕迹。
有人说,任何时候,作为一个旁观者要懂得克制。但是,当你置身于一种大动荡、大变革之中,有种本能的冲动却让你血液沸腾。我相信,在这个国家的转轨试验和现代化进程中,永远不会缺少生动的故事。

5.市场的闸门正缓缓打开,它一旦打开就难以合上,人们对财富的热望和捍卫自己财产的决心将推动着历史滚滚向前。

6.“这个国家不正是大家的国家吗?我们用真实架一座桥,让言说者不空谈,让主事者不麻木,让刚烈这不偏激,让脆弱者不沉沦。”……它也许不能拯救别人,但至少可以温暖自己。

7.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得让自己先强健有力起来。……他人亦已歌,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历史反复上演相同戏码,党必须直面惨淡的人生,真的猛士总在心里。

8.美国的确强大,这种感觉会在我每次乘坐F路公车横穿海湾大桥时加剧。对岸是燦璨生辉的旧金山和远处隐约可见薄雾轻锁的金门桥。一个下午,站在财富岛上隔着一片海湾看对面阳光下的旧金山,那片刻,我突然强烈地想念中国,那时一种如同恋人般的想念,会心疼,会心痛。那一天,在心里,我如同孩提时代般豪迈地想,全中国的老百姓总有一天也一定能生活在入眼前一样的繁荣之下。

9.男人与女人,人与人之间,最隐秘、最细嫩的情感,又怎能妄想用语言来概括?
但它们总有形迹,你碰巧有机缘在一瞬间看到它,就像潮水漫过脚掌,指缝中不偏不倚地落下一颗金沙。
再轻小,也是电光火石。

看到这些句子,泪水奔涌而出……任何句子在这里失去了意义,我只想好好的再看看这些令我感动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