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物理,向右化学

我在图书馆自习。左手边坐着一个男生,人出去了,书还摆在正中央,最上面一本叫做《量子力学与原子物理学》;坐在我右边的是一位女生,她正在聚精会神的看一本有机化学的书,我偷偷瞄了几眼,看见了曾经熟悉的苯环和烃基。

从我开始记事起,就爱上了观看星星和宇宙。也许,对宇宙的好奇心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东西,但是我仍然觉得我在如此幼小的时候就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是上帝的安排。记得小学六年级时,小姨一家远走上海时送给我一套书——《十万个为什么》,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作品。总共有十多本吧,有动物(1、2),植物(1、 2),地理等等等等。那些我都看了不少遍,但最有兴趣看的次数最多的当是天文学分册。连书页都摇摇欲坠了,封皮更不知掉哪里去了,大有纬编三绝的架势。从此,切实的爱上了天文学,爱上了探索这个宇宙和世界的美和奥秘。于是;开始用尽各种办法了解前沿的天文学知识,渐渐对黑洞、白洞、虫洞、超新星、中子星、白矮星……有了直观而详细的了解。宇宙就像是一幅极其宏伟壮观的画卷在我的世界里徐徐展开。到了初中那会儿,那本天文学分册早已不能够满足我的胃口了,表哥给我提供了一本新的“十万个为什么”天文学分册,这本分册的深度和广度都是上一本难以企及的,为我展开了一幅更宏伟、更精美的画卷。各种公式和论证告诉我一个令我激动的事实:宇宙是复杂的,又是简洁的。几行短短的公式就可以描述一个个复杂而宏美的天文现象。从那时起,我知道了赫罗图、统一场论、量子力学、天体物理……事情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就可以作为一个极佳的实例来表明兴趣对一个人的学习有多大作用了,不过很可惜,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在我的身上。作为一个兴趣,天文(抑或说物理)没有成为我学习的重点。而我曾经在幼时的确想过要成为一名物理学家,探求这个宇宙和世界的有关自然的终极奥秘。很可惜,我没有选择这条路。兴趣没有成为学习的动力,原因很简单,数学。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去跨越那个对我来说遥不可及的障碍,对于一个平时在数学上花4倍于别人的时间都不如别人做得好的学科来说,这样的努力既不经济也不实际。我相信上帝在创造人的时候赋予了不同的人以不同的特质,显然我没有轮到数学。当然,经济与实际一说乃是后话。从此,天文学就成为了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兴趣,现在仍然是。

说起化学,一切似乎都是很自然的事情,就像到了时间就要去吃饭了一样(当然,有些化学变化的确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初三的时候开始接触它,就很自然的学的很好。仿佛那些元素和变化本来就是我脑海中的一部分,化学这门课只是让我重新回忆起它们。再一次很可惜的是,它被划为理科,一次分科使我告别了这门学科。似乎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怎么接触过化学了。现在看来挺可惜的,没有能把它学的更深、更广。如果学了,自己一定也很快乐吧。

至于现在,我在看《西方国际政治学:历史与理论》的第二版。读大学读出了一个新的兴趣增长点:国际关系。当然,对于我这种有着广泛兴趣的人来说(虽然大部分都不精通,只是了解),大学所学的只是深挖了我在这个方向上的兴趣罢了,并被我用来作为指导实践的工具。现在虽然在准备考研,可总也提不起斗志,正所谓 “不复当年之勇”。想来还是自己正在失去对国际关系的兴趣吧。我想学到了现在这个份上,还有没有继续学下去的必要?我到底想干什么?我的梦想是什么?我不知道,或者说我很迷惘。我有很多相干的事情,因为我对它们都有兴趣。可是,人能够只为兴趣而活着么?我不知道,我很想知道,我正在努力的追求答案。

我是这个时代的人,像其他大多数人一样,也带上了这个激荡变化时代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