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孙老师上课时一番话的再思考

上课时,孙老师很自信的(我是这么认为的)对我们讲:别看国际关系理论现在不能够解释太多的现实,那是因为它们很抽象,所以感觉离现实很远;但是,正是因为经过抽象逻辑的推理,理论才更具有了预测现实的能力,而且理论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如果把全部的国际关系内容看成是一个大块儿的内容的话,国际关系的理论现在还只能解释一小部分,但是越来越多的理论会解释更多的东西,而这么多理论最终将会寻找到一个基本的内涵,而这个基本的内涵就会把所有的理论统一起来,就可以解释一大部分国际关系内容;随着理论的增多和时间的推移,国际关系基本上就可以被全部解释并预测。

以上就是我所理解的他的那一段长篇论述,希望没有出错。对于这一番话,我有不同的看法。

首先,我承认逻辑思维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但其并没有强大到可以解释一切的地步。对于自然科学来说,逻辑思维是发现万物本质的思想途径。正是有了大量自然科学的研究者不停地抽象这个世界,才不断的发现支配自然世界的种种规律。而宇宙间最统一的奥秘也正在被人类揭开,爱因斯坦试图统一最基本的四种力(它们是构成这个世界所有自然物质的最基本部分)的尝试虽然失败,但是仍然有众多的科学家为之献身。对于作为社会科学的国际关系来说,沃尔兹通过严密的逻辑思维建构了“结构现实主义”,这个理论风靡西方国际关系学界20多年,而他的两本有关他理论的著作(《人国家与战争》和《国际政治理论》)也成为了一代名著,是国际上引用次数最多的著作之一,也成为了每一个国际关系学生的必读物。但是,在自然科学中无往而不利的思想武器逻辑思维对于社会科学来说也有它自身的不足,尤其是过于抽象的逻辑。因为,历史总是由一系列必然事件和偶然时间构成的。逻辑思维在进行抽象历史的时候,会筛除大量的偶然事件,只研究必然事件。但是,谁又能确定偶然事件对于历史的影响是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的呢?而国际关系本身就是一部国家间的历史,如果抽象掉了大量不起眼的“偶然”事件,只关注一些结构和节点的互动和作用,虽然能够马上显现出极强的解释力,但是终究将被众多的“偶然”事件的历史尘埃所湮没。同时,研究者在进行抽象的时候,本身就带有个人的判断,在其眼中的偶然事件在他人眼中还是不是偶然的就不得而知了。因此,尽管研究者力图做到客观,但是客观本身是不可能彻底实现的。

其次,不同于自然科学的严谨、追求统一,社会科学是不能达到自然科学那种高度的统一,社会科学的众多理论综合起来并不能解释大部分人类社会的活动内容。社会科学不同于自然科学的最大的一点,就是社会科学研究的是人同其他事物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而国际关系,就现在的内容看来可分为以下几种:国家间关系,国家同国际组织的关系,国际组织间关系,国家同个人的关系,国际组织同个人的关系。这众多的关系的直接实践主体都是人,就是人之间的关系。人不同于自然界的一点就是,人具有意识,在不同的环境中有不同的互动行为。而这种互动行为是受到众多因素影响的,比如个人成长经历,受教育程度,同周围人的关系等等。这些因素,是不断变化和不可统计的,它们因人因时因地而异。因此,国际关系的理论再多,抽象程度再高,也不能够解释已经发生的全部历史,也不能够预测即将发生的全部将来。深陷逻辑而不能自拔,就会陷入”决定论”、“机械论”的怪圈。

综上所述,老师在昨天上课时所持有的观点不太具有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