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一篇】钟跃民的追求和《血色浪漫》

看完了也没有搞清楚钟跃民到底追求的是什么,他爱过周晓白,后来又爱上了秦岭,电视剧里告诉我说他两个人都爱,但是他是一个浪子,不能够给她们稳定的幸福生活,所以他同周晓白分手,秦岭也为了救他同别人去了异国他乡。只有后来出现的高玥,从煎饼摊的那一刻起,就一直陪在钟跃民的身边,不离不弃。但是,可能我永远也明白不了女人的心思,连钟跃民他爸都要求他们俩结婚了好给高玥一个名分,但是钟跃民最后居然不惜同父亲翻脸也没有答应。钟跃民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是否真的是一个浪子,需要高玥作出等他什么时候觉得累了再结婚的承诺?突然,我想起他在陕北当知青的日子里,那天他约了秦岭,然后告诉她他喜欢她。秦岭说了一段他以前从没有听过的话(至于是什么,大家自己看吧,呵呵),让钟跃民很有启发。后来他说道:是的,我很寂寞。一个寂寞的人应该用什么来使他摆脱那种状态呢?他自己又想不想摆脱呢?如果他是一个从骨子里喜欢自由的人,那他就不会感到寂寞,因为他时刻都在体验新的生活;如果他是一个寂寞的人,那么他应该同他的朋友们,爱人们永远在一起。但是,自由和寂寞,在他的身上融合到了一起,成就了一个独特的钟跃民。他有那么多的朋友,每一个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或多或少的对他有好感,但是他的朋友们能够真正理解他么?如果能理解的话,为什么钟跃民自己又会感到寂寞呢?当他听说李奎勇得癌症死了的消息之后,他像是突然失去了精神的支柱一样,倒在高玥的怀抱里,像是一个受伤的孩子。

钟跃民成就了很多人,却找不到成就自己的方法。他尝试过,就像他尝试着给高玥一个承诺一样,可是每次都失败了。是什么,比一个毫无怨言等了他将近10年的女子的痴情更重要?他自己么?看来又不象,因为他总是在为别人考虑。钟跃民从骨子里就是一个追求浪漫的人,追求浪漫的生命历程和浪漫的生命目标。(此处的浪漫是广义的说法,呵呵)但是,他同时又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他早年在动荡的岁月中成长,后来又像那个时代许多城市青年一样上山下乡,回城了过后又体会过一段时间的个体摆摊生活,告别了那段生活过后又在一家“双轨制”国企里面当总经理,出事了以后自己开了家餐厅。现在回顾他的一生,每一次变化都具有了太多的时代特征,每一次变化他都是站在潮头的勇者之一。但是,这是他愿意的生活么?我想,这不是的。每次他的生活发生了变化,他都试图抗争,抗争不成则尝试着从中寻找乐趣:成长的岁月就不用说了,那个时候想必他还没有开始思考一些人生的问题;当了知青之后,他试图从陕北民歌和同秦岭的感情“游戏”中寻找到乐趣,当他发现那不可能找到答案的时候,他选择了从军;从军十年,他体会到了军旅生活的乐趣,同时发现自己的思维已经开始受到束缚,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转业;转业回来受到安置办的脸色之后,他同高玥摆上了煎饼摊,并乐在其中;煎饼摊之后他去了黎援朝任总经理的“双轨制”国企(这一部分我不知道该怎么证明我的看法);后来他成为了中国万千私营业者的一员。整个的生活都被时代的潮流所控制,他反抗不了,于是选择随波逐流。写到这里,我终于能够体会到“失去的一代”的沉重了。他们生活在一个理想和激情的年代,一个浪漫主义的时代,他们为了心中的理想(也就是当时整个国家建构的理想)奉献了自己的激情和青春,等到他们中年,整个社会转向了,实用主义成了社会的主流,而他们看起来已经落后了。他们为了这个国家奉献了前20年,甚至前30年,但是后来的日子里,国家对他们的回报太少了。他们在精神上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转换,有的人成功了,就像片中的黎援朝一样;更多的人失败了,曹阳、李奎勇等等;还有的人,因为失去了自我,他们终身寂寞,比如钟跃民。他们失去了青春、理想、激情,最后还输了时代……每个个体的代价是很容易被忽略的,但是一个个个体累积起来,就构成了一幅令人震惊的图景——血色浪漫!这样一代人的经历,在现在看来,不禁令人扼腕。。。

向那些为了国家而失去了自我的人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