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樱:我的大学(One)

情人节

——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他听着自己的歌,睡着了

情人节,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日子。很小的时候,就从家里不知名的角落里翻出了一本书,那个时候开始就朦朦胧胧的知道了原来西方每年的“2•14”是男女恋人们传情达意的日子。后来大了一点,看书多了,也知道日本不久又搞出来一个“白色情人节”。十多年过去了,每年的这个日子,我总是对经过身旁的男男女女“冷眼旁观”,不管他们到底是甜蜜还是冷战。同时抱着酸葡萄心理暗叹这个美好日子的商品化。

大学里的四个这一天,对我来说同一年中大大小小、出名或不出名的节日一样,很平常。吃饭、看书、上课、上网、睡觉……除了几个男生在一块儿“哀叹”几句,看看无伤大雅的玩笑之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倒是记忆里另一个与之相对的日子却让我很难忘。那就是“11•11”

我第一次听说“光棍节“这个节还真的是在上大学之后。那是个秋老虎仍然在校长的日子,记忆中在一块儿的人除了鱼雷之外其余的只有模糊的背影了。那时,我们一行四五个人正在梅园小树林逗留,鱼雷突然冒出一句“今天光棍节”。我当时还有些不解,后来他解释道,今天11号吧?四根棍子,不是光棍节是什么。于是恍然大悟,记忆深刻。鱼雷甚至提议大家去喝酒。第一年大家还比较持重,不过后三年的这一天,大家倒是很有默契的凑到一块儿,搞几瓶啤酒,搞点儿下酒菜,一边吃一边侃,就这样度过了这个平凡而又有着特殊含义的日子。

四年过去了,鱼雷和笑笑早就是有家室的人了,大猫现在也正甜蜜着。突然想起来梁静茹的一句歌:“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唔,看着他们的日志,真的发现这句话好正确好正确。

2008年的光棍节和2009年的情人节,各位兄弟们,你们又将怎样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