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十一月末

这个月发生了很多事,不过不是我,是这个国家。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自己的生活永远是最重要的,比国家的生活重要;然而,对于有些人来说,事情正好相反。回顾十一月份的日记,才发现,原来我这个月的生活居然很丰富,令我自己都很惊讶。

月初的时候,长久对互联网的兴趣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搞到了正版的Vista序列号,从此不再使用盗版系统,而且电脑中的软件(除了MS Office)基本上实现了正版化。我也曾经想过去买199的MS Office,看看钱包之后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十月国庆的促销,微软悄悄的持续到了现在,之前还声明“只是短期的促销策略,之后价格会恢复”,现在看来已经成了事实上的降价策略。没过几天,我做了一件大学从没有做过的事:连续两天在图书馆各大藏书库流连,甚至到了“读者止步”的社科藏书库。图书馆的老师提供的帮助真的是感激涕零。而这两天也是我开始研究生生活之后迄今为止感到最充实的两天。看每一本书,做摘录,分析内容……带着很愉快的心情完成了这个。接着,便是储老师的课上讲了讲自己对“最小化获胜法则”的看法,哈哈,扔了个大雷。感觉好爽,嘿嘿。时间一下子就到了中旬,那时的天气很好,也没有现在这么冷,准备充足之后,早上爬起床就出门扫拍去了,重新回顾了一下学校的景色和那些已经过去了的事。没想到拍出来的照片后来居然又派上了其他的用场,很好,很 nice。完成了唐老师的论文的一部分,接下来就要开始进行史实叙述了,不过问过严老师,史料有点难搞到。发现自己都不会写文章了,一篇论文都要憋很久才马马虎虎出来了一点。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玩的忘乎所以了……后来的日子里,罗老师和严老师的课上相继进行了讨论,感觉讨论这个形式的确有助于思路的开拓,收获还是蛮丰富的说。而且,一天的讨论下来,晚上头痛的要死。汗……用脑过度了的说。然后,就是一个星期对于校史竞赛的准备,在去现场看了其他队伍的表现之后,大家一齐努力,总算是进了决赛了。在日记里,每天的记录总是平淡的,可是这点点平淡的生活汇到一起,原来是丰富的,充实的。只是,不能总是泡在网上了,要多出门走走才对。

诶…… 还有一个令自己汗颜的是:无聊到在系统运转良好的情况下,这个月每周六都装系统了数次不等。装MAC,装Vista,装Windows7,装番茄花园XP…… 我的确很无聊。

这个月,注定要在后世的历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维权行动此起彼伏、新闻报道开始“正面、快速、用新闻淹没新闻”、全球经济危机冲击下中国经济表现不佳、40000000000000人民币大规模投资重掀地方政府跑部钱进的奇观(可以预料几年后的腐败案高发)、中国法律在杨+案上的彻底被践踏、中欧关系紧张……

前两天,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看到《南方周末》上一篇对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珍•卡罗•贝里斯的采访,其中的几段让我有了新的思考,摘录如下:

“但我认为,不应该这样看问题。中国关注的不应该是这些问题,中国应该关注的是,奥巴马和麦凯恩有何不同?奥巴马和现任总统布什又有什么不同?”

“我认为中国领导人应该关心美国同其他国家的外交关系,就像我们关心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与日本的关系一样。这应该是中国对其在世界上未知的自我意识的一部分。我希望中国能够超越对自身的狭隘利益的理解。你们可能不喜欢这个词:超级大国,中国当然是世界上的一个超级大国,对世界影响越来越大,所以中国应该多思考其他的问题,而不仅仅是单边关系。”

“中国经常这样看待美国人在人权上的言论和行动:好像我们批评违反人权的唯一对象便是中国,好像我们谈论贸易问题的唯一对象是中国人。中国人的眼界应该更加宽阔,美国和世界上的所有人讨论人权和贸易问题,不仅仅是中国人。奥巴马肯定会更关注这一点。”

中国的实力在成长,利益在开始超越实际国界范围,向外扩展。我们如果仍然停留在国界范围之内来思考我们的外交和国家利益,我们的外交表现就会变得非常空洞而没有内容。我们的思维如果跟不上这个节奏,我们在外交上的表现就很容易变得被动、死板、被人嘲笑。国家利益的表达和维护也会受到别人的嘲笑、轻视甚至反对。只有用更加世界的语言和行为,我们才能够被外界所理解,而这也是外交部所没有充分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