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樱:我的大学(III)

飞鸟与冬天

——风吹着不知迟暮的年华,青春的花凋了不开了;岁月的霜刀刻下生命的年轮,记载着幸福的永恒

老实说,在武大的冬日里,我是没有看见过飞鸟的。甚至连鸟叫声都被懒散的我忽略了,却记住了雪花片片飘落时的声音。总是向往那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的悠然意境,隆冬大学,有友相陪,有酒相伴,日子便总是那么充实令人向往。如今,有酒有友的冬季,却没了古人那份怡然自得的心境。纵然世界再怎么让人躁动,在冬日的武大里,整个校园都会让人宁静。

在武大的四年,几乎每一年都下了雪,而且还都不小。身处南方的我已经将近十年没有看到过雪景了,2004年的冬季,第一次上课时看到窗外忽然飘起的鹅毛大学,不禁激动地叫出了声。透过晶莹的窗户,心思已经随着纷飞的雪花飘过教五门前的广场,穿过精致的教四,飞过梅园小操场,在整个珞珈山上飞扬。下课后,迫不及待的冲出教室——一地洁白。我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想法,只是觉得那时的校园,非常的空灵。是的,空旷的校园、无人的雪地、沉静的鉴湖,真想在那里站上一整天,静静地体会那种宁静和祥和。

2008年的冬天,来的尤其的晚。到了年末岁尾的时候才露出了一丝冬天的味道,而且典型的日子竟是在冬至这一天(12.21)。天气预报上说,这一天武汉大风10级、气温降至零下;学校的BBS上甚至有人实测了早上8点的气温低至-4.3°!早上9点钟的时候,天空仍然一片漆黑。太突然了,几乎是一夜之间,冬天就来到了每个人的身边。在学校的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打断,依旧是简单的上课、看书、上网、写作业。这个冬天,可能是我感觉到自我变化最大的一个冬天了:参加了班里的、院里的和学校的活动,前前后后持续了两个多月。对于本科一贯不喜活动的我来说,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而在活动中表现出来的样子,令我自己都感到非常惊讶,似乎也让周围的人有了新的看法。变化,也许会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但是我展现的另外一种状态,也许是很多以前的朋友难以想象的。如果说以前的我还像一个学生,那么现在的我就是一个转型中的社会人,放开了很多东西,不可避免的也失去了一些东西。在得和失之间,开始真正的收获了平常心。南成北就、校史竞赛、学术论坛,三个性质截然不同的项目,成为了见证。我喜欢现在变化的感觉。

曾经我对人说过,我之所以如此热爱这所美丽的学校,是因为我在本科碰见了一群让我无法忘怀的同学,04外交无论是作为一个整体还是一个个个体都鲜活的存在于我的日记本、硬盘和我的记忆中,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在时光的孕育下会越陈越香的。上周的时候,我跟一位友人聊起,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个人都会在不同的阶段碰见不同的朋友;不过纵然时间怎么变动,心中总有些位置是留给某些固定的人的。有了这些人,就值得了。”经过这些日子,我终于真正放开本科时候的感觉,将这些记忆打包放进脑海的深处,开始以新的状态生活。只是偶尔拿出那些尘封的记忆的时候,肯定会闻到那扑面而来的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