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充:五·四

这一天很平静的到来了,校园里静悄悄的,甚至连校方都没有一个庆祝活动。唯一有的,是晚上一场北大法学院教授举办的讲座——宪政爱国,超越五四。可是“五四”能够被超越么?我不知道,但我希望看到它被超越。

这一天,我坐在枫园阅览室里,专心致志的写着论文。只是偶尔抬起头来,看着窗外随风起伏的绿叶,才划过今天五四的念头。周围的人们,或埋头看书,或专心码字。这一天与我们无关,什么讲话和精神也与我们无关。“五四”90年后的今天,我们关注的是工作。

至于“五四”,还是留给下一代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