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互联网

不想成为平台的独角兽,停止了增长会死么?

我的朋友LJ写了这篇文章:中国市场害了Evernote,而苹果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正是他的文章才刺激了我整理出下面的文字,要先感谢他。
 

文章里有这样的一段论述:

现在微软和苹果争相推出导入服务,但是Evernote却没有什么反应,它现在在做什么呢?它已经自顾不暇,正在忙着关闭它之前所孵化出来的各种产品。

最新的报道显示,不仅公司创立时期的高管在离职,而且关于其他业务线,特别是中国区的领导都会撤换。之前曾经非常抢眼的Hello、Skitch和Food这些应用,刚出来的时候有人分析这又是要切入什么新的领域,创造什么新的增长点。它们似乎都已经失去了昔日的光辉,而那些当时的分析文章也显得滑稽可笑。

为什么Evernote会到现在这种地步?——虽然说作为一家公司还算是活着,但是如果作为一个独角兽而言,早就可以说是失败了。

我的看法是:企业的发展有起伏,在3年快速成长之后出现了2年的困境,在其它行业实在是太常见不过了。

我理解的平台:不依赖于其它软件而存在,相反是其它软件和服务所依赖的对象。所以,除了操作系统之外,其它的都不算平台,只能算生态圈。而新平台的诞生,意味着新硬件产品的出现。

我所理解的生态圈:以核心App/服务为中心,围绕其进行功能拓展和延伸的第三方服务集合。生态圈的壮大和发展取决于核心App/服务的成长和不断拓展。

所以很多言必称平台的产品,其实一开始可能都只是一个生态圈。比如一开始的Windows,现在刚刚起步的Oculus Rift,再如文章中讨论的Evernote。

个人观察一个互联网产品的维度指标:频度、替代性。其中频度意味着需求的强烈程度,替代性意味着进入的门槛。

  1. 高频、高替代性的产品:竞争激烈,新品层不出穷;大部分用户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对应的产品(颜值导向、交互导向和功能导向)。主要有:笔记类、日记类和日程管理类App。
  2. 低频、高替代性的产品:竞争不激烈,新品较多;但大部分用户仅使用系统自带App解决偶发需求。主要有:计算器、汇率、天气类App。
  3. 高频、低可替代性产品:竞争不激烈,无新品;寡头市场,大部分用户仅有有限的选择。主要有:Office,行业专属等App。
  4. 低频、低可替代性产品:竞争不激烈,绝少新品;寡头市场,大部分用户仅能忍受有限的选择。主要有:国内的IE浏览器,各类政府事务网站。

生态圈不论大小,有没有价值?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世界500强之外,还有很多公司在挣钱。而互联网行业,只是众多行业中的一种而已。互联网行业的产品和服务,也只是另一门生意而已,没必要神化

整个市场环境下,第一类刚需和低门槛双双具备的产品,一定是市场上争夺用户最为激烈的产品。这类产品针对的市场容量够大,即便是很小的差异点,也能够积累不错的用户。加之高频带来的沉淀价值(即用户使用的时间越长,产品粘性越大),只有越早进入市场的产品,才有更高的价值,也更有可能形成自己的生态。

比如笔记类产品Evernote,比如效率类产品Omnifocus,比如日记类产品DayOne。

但是不能够成长为平台,就会死么?我的回答是不会。他们过了死亡期,维持下去,能够生活的很好。唯一的前提是,在业务不是飞速成长期,不要轻易进行团队扩张。

独角兽如果丧失了增长,真的会死亡吗?

继续强调一点,互联网行业跟其它行业没什么不同,都是做生意。生意无关乎大小,活的比竞争对手长应该是生意最重要的一条,因为活着才意味着有翻盘的机会。

所以我们看到IBM还活着,Nokia还活着,Apple还活着。

独角兽概念是互联网行业风险资本逐利的结果,只会在顺风的时候给企业带来虚假的光环,却在暂时的困境中成为企业的毒药。
PS:按照现在互联网行业那么火的势头,是不是互联网行业本身也是一头独角兽?如果5-10年内这股上涨的势头褪去呢?

Opera浏览器,体面地结束

Opera-Mini-vs-UC-Browser

作为曾经身处跟Opera Mini和Opera Mobile竞争的一线人员,看到Opera浏览器被中国财团收购,甚感欣慰。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开始全球竞争了,这个是好事啊。

作为曾经值得尊敬的竞争对手,被收购是一个体面的结束,总比痛苦的被Chrome和其它中国第三方浏览器前后夹击逼死要好。从商业的角度上讲,是Opera自身商业模式的落后带来的必然结果。

时光倒回2010年,那个时候手机大规模上网刚刚兴起,中国智能手机开始爆发,印度智能手机市场还未启动,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Java/Symbian手机。Opera Mini在海外两大市场(印尼,印度)通过预装的方式收取授权费来获得收入。

然后,UC浏览器推出了第一个英文版,目标印度市场。两者的技术解决思路差不多,都是流量压缩。通过浏览器优秀的下载和断点续传功能,UC慢慢打开了局面,快速的获得了50万用户,为大规模爆发储备了足够的基础。

此时的Opera依旧没有将UC浏览器当做是一个正式的对手,努力在中国市场试图取得一定的突破,思路依然是预装收入。

到了2011年,UC浏览器国际团队全年在业务上的最大突破就是用户量的快速增长,原因是在印度地区成功的复制了国内网盟的经验。此时形成的商业模式闭环是:UC给小网站导量,小网站给UC带用户,小网站同时通过Google AdSense挣钱。小网站主和UC各自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随着用户量的爆发,UC浏览器在印度市场的份额逐步增长,一年后已经超过了20%,追赶Opera Mini的步伐越来越快。后来随着各种运营业务的上线,板球、火车票等,成功反超Opera并压的死死地。

再后来,中国厂商纷纷进军印度和印尼,就没有Opera什么事情了。Opera收购了广告网络,收购了应用商店,试图从商业模式上取得突破,最终错过了广告网络爆发的大潮,没能翻身,颇为可惜。

利益相关:UC浏览器国际化团队的早中期成员

Columbus Day

上午打开手机记Evernote,标题自动填上了Columbus Day,原来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这个节日了。可能还有很多人对这个美国的节日不了解,维基百科上,对这个节日的描述是:

哥伦布日英语Columbus Day)是美洲部分国家的节日,用以纪念克里斯托弗·哥伦布1492年发现美洲新大陆,为10月12日、或10月的第二个星期一。在美国,多数银行学校于该日放假。西班牙国庆日西班牙语Fiesta Nacional de España)亦定于同日(10月12日),纪念理由与哥伦布日相同。

对我来说,Columbus 这个词,串起了我过去两年的生活。写字的想法今天终于积累到了一个临界点,不吐不快了。

2013年,那是我继续蝉联“UC国际部最幸福的人”这一称号的一年。在美国做业务,多少UC人的梦想工作,落在我一个工作3年的年轻人头上,真是一件运气大过实力的安排啊。从此,开启了一年的空中飞人的生活,为美国产品而奋斗。这个美国产品项目,内部代号就是Columbus Project。产品的讨论,市场的宣传,App的调研,多少次都是一边啃着水饺一边同国内开会,开会到12点更是常见的事情。直到整个项目结束,在2013年最后一天,我坐飞机回国,仍然不舍这个刚刚有起色的市场和产品就这样被停掉。然而这就是Business。

2014年,Columbus Day,糖厂自有桌面站上线,开发了1个半月的样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承载了我们希望和梦想的小生命呱呱落地了。当时我们满怀着希望,毕竟我们准备了足够多的时间,有足够多的力气和基础去打仗。真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日子啊。2014年最后一天,献给了网站改版。对着新年凌晨的烟花,我走在桂庙村口,想着在广州的老婆,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如今,糖厂里还有这篇御姐写的博客提醒着我们,这个甜蜜的梦想已经跟大家说晚安了。

2015年,Columbus Day,我加入了鹅厂。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很期待……

积累,突破,提升,这是我的目标。

500天创业记录(3):团队和文化

6630919331630911150

从成立之初,我们就开始组建自己的研发团队。一边招人,一边用外包资源来实现我们的需求。人脉,拉勾,猎头,各种渠道都试过,一开始连简历量都没有上来,后来调整了拉勾和猎头的资源配置,才开始有了比较多的简历。经过比较高的筛选标准来一遍,每天针对研发的面试安排也就2场左右。简历到面试的转化率很低很低,最终通过面试入职的,就更低了。

从4月份开始招聘研发,到6月份才有第一个研发,到9月份这个数字也只是从1变成了4。

现在回顾起来,市场上不是没有人,而是目前找到一个在能力指标、创业意愿和个人气质三个方面都比较匹配的人太难了。在拉勾上发职位信息,只能被动的等候选人来投简历;通过人脉和猎头,稍微主动了一点,但是信息经过了一重人肉转换之后已经不够精确了。在没有更好的工具将项目情况直接放在各路潜在候选人面前,我们只能慢慢找了,在机缘和耐心的情况下,我们总算是10月份完成了研发队伍8个成员的目标。

进人的速度和质量之间到底哪个重要?现在想来还是质量更为重要。没有高质量的人,项目实现出来的质量也很低,后期维护和迭代的难度都太大,甚至沟通的成本也可能很高。团队内部的效率永远都是取决于效率最低的那个人,所以高质量的人,真的省事省心很多。

人多起来了,事情也多起来了。团队在紧张工作之余,靠跑步进行压力释放和润滑。通过CEO的带动,我们每周都会在深圳湾跑1-2次,还会互相晒自己的成绩。通过跑步来释放压力真心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好的团队文化,CEO真的很重要,不仅仅是参与者,还是带头人。有些小伙伴在短短的半年内居然可以去跑马拉松了,真心是一件值得赞赏的事情。

除了跑步文化之外,整个团队的文化是基本美式的。小团队没太多讲究,很多事情聊一下即可解决;又因为大家能力都不错,做事的效率和主动性都非常不错;加上大管家的悉心照顾,整个团队的凝聚力是超强的。

500天创业记录(2):业务模式重要性

业务能否活下来,看的是需求本身的强烈程度和频度;业务能否做大,模式,位置和时间点很重要。模式是生存之基,位置是生存的空间,时间点是生存的前提。

作为礼物市场的参与者,礼物需求本身在国内强烈么?在国内高频么?坦率来说,除了特定人群(销售)之外,礼物需求依旧不是一个强烈或高频的需求。不强烈的原因在于,关系很好的人不存在挑礼物的问题,礼物只是关系一般的人表达情感的一种较弱的候选,有消费力的人群还没有习惯朋友间以礼物来表达情感;不高频的原因在于,传统习惯里只在特定的场合下才送礼,生日、纪念日、情人节、七夕、圣诞节、新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作为导购模式,生存的前提和空间是什么?现在看来,导购这种基于流量盘子的业务模式,生存的环境中有一个前提条件:流量够便宜。到了2014年,经过电商的剧烈厮杀,流量已经不再便宜。当然必须坦承的是我们没有找到更便宜的有效流量。

两个情况一合计,结果不论我们怎么想办法,战术上的偶尔成功不能取代战略上的困境。

所以,业务模式的分析很重要。

2013,那温暖的家和加州阳光

献给老婆,致敬 Team Columbus,US Office,Rick 和 Robin


此刻的机舱已经一片寂静,大部分人在用完午餐之后开始入睡休息,仅有寥寥几个座位的人在看电影。在万米的高空,似乎人们除了睡觉和看电影,很难打发这长达14个小时的旅程,尤其是坐着。我也是,不过我可以按照自己的规划用来好好的写一下自己的年度总结。

2013年对我来说是什么样的一年呢?我也在问我自己这个问题。回看自己一年来从手机自动上传的照片,那些被压在记忆深处的点点滴滴还没有成为回忆用的几十年陈酿,就被我拿出来先来个一醉方休了。今年的主题是:家和远方,需要感恩的2013。

10月份的时候,我结婚了。10月后很多次,Sunny总是纠正我把老婆叫做“女友”的口误,经过几次纠正之后,终于开始把这个之前一直严格叫做“女友”的人,习惯性的称为“我老婆”。

我们两个人的小家,依旧还只是我一个人住,老婆没办仪式之前还是要遵照传统住在自己家里。我在努力的给家里增加更多小东西,我喜欢的那些,老婆喜欢的那些。无论是过年时一直很想挂的福字、炮仗和如意结,还是冰箱上贴满了的冰箱贴,还有书柜里各种科幻小说和小玩意,抑或是那些电子产品,都让我有种很安心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空间。来回太平洋两岸一年之后,更能够体会“家是心灵的港湾”这句话了,从此我的家就是我心灵的又一个港湾。

我是个死板的人,一直固执的认为应该严格界定不同事物之间的界限。女友就是女友,老婆就是老婆,不可以混淆。就跟黑和白似的,这个是原则问题。然后在周围的人看来,大概即便女友已经成了我老婆,我依旧在谈恋爱,跟老婆继续谈恋爱。除此之外,我还一直坚持的将在美国的Apartment称为“宿舍”,哪怕是出差了这么多次。

因为来回出差的关系,在家里的时间总是不够长的。不过算下来,实际上在家的时间和在美国的时间,是差不多的。作为理论上每隔一个月就应该出差两个月的人来说,这个结果应该是我最需要感恩的部分了。后面再展开,我继续想聊的是我出差美国的一些收获,这是迄今为止最深刻的人生经历了,也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想法和认识进一步成长。

Team Columbus

年初的时候,我们启动了Columbus项目,联合了广州、北京和旧金山三地的团队成员,一起为一个目标奋斗。做调研,需求讨论,原型设计,UE/UI,项目进度同步,测试版本,报bug……让我初步接触到了一个产品生产和需求上线的细化过程。要感谢Rick作为主管为我们培育了宽松和舒缓的项目环境,让每个人可以互相信任,乐于分享。无论是设计项目logo,做团队T恤,提炼团队精神都让我们能够释放创意,自我驱动的去工作。我是有多幸运才能够碰到这样一个个好的环境、团队和机会,让我能够自由的成长、思考,进而不断完成对自身能力的提升?

(Rick作为主管,在给我们拍照)

作为Team Columbus的一员,我从项目中得到的东西永远比项目本身要多很多。之所以说自己很幸运,是因为通过这个项目,Rick清楚的展示出组织利益和团队成员个人诉求是可以结合的,在对立和斗争的印象之外,又让我见识到了多一种可能。项目运作,真的是我这一年中工作中感受到的宝贵财富。

US Office: 文化冲击之后的思考和改变

去(本来打的是“来”字,后来想了想还是应该写“去”)美国次数多了之后,对美国的生活也稍稍有了感觉,同时想法也慢慢地发生变化。在经过Rick耳濡目染,多次鼓励的缘故,我也在逐步实地感受着美国人的美国和生活。自由、家庭和自然是我观察到的美国生活同中国最大的不同。每个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尊重和注重家庭生活不仅仅是个人的意识,更成为了全社会每个企业自觉地企业责任(比如,有小孩的雇员可以早点下班接小孩);拥抱自然几乎是每个来美国的中国人最大的感受,因为地广人稀同时各种地貌兼备,美国人大多数都喜欢进行户外运动,滑雪、冲浪、登山、跑步、钓鱼、漂流、hiking…… ,我相信大部分美国人热情,勇敢,拼搏的特性都是这样潜移默化出来的吧?(#美人希#,叹气一声,坐在我隔壁的印度大叔防备心理就很严重,都不敢主动帮他忙了)

我自己都难以形容自己站在大峡谷(Grand Canyon)上看着白雪、阳光、蓝天、白云和十几亿年前岩石们交错而来的感觉,对自然的赞美和惊叹更能够让自己清楚的认识到“心怀敬畏”是何等的重要。(不好意思,我要吐槽一句我觉得很恶心人的话:“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狗屁的乐观和人定胜天。)

除了美国的生活,我还讲讲美国的工作吧,毕竟也在美帝出差过一段时间了。经济环境的沉淀和积累决定了中国企业和员工在专业性上一直落后于美国,进而带来的是个人和组织效率的差异。基于信任体系的社会环境和各种机制保障了企业和个人都是以信用进行衡量。信任的衍伸素质就是授权,这个是我实际感受到中美组织最大的区别。大部分中国组织是没有信任和授权的,信任还可以争取,授权嘛,基本就不可能了。千百年来的传统历史都是集权的历史,何来授权一说。(#地图炮是怎样炼成的#)因此,在我知道我的结婚和婚假计划居然没有被拆分或者延迟,还能够按照计划进行的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已经被内定要休完婚假就可以直接卷铺盖滚蛋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再出发的总结

新的一年就要到了,对我来说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会揭开新的一页。年底的部门内Refresh安排初步通过,2014年要好好的把握机会,做出让人信服的工作输出。

时间过得真快,我来公司已经三年了。这三年的时间,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买了房子,娶了老婆,来了美国工作。这一切的一切,都起源于Robin三年前7月对我的信任和支持,从而我才能够从一个啥也不懂的文科生,加入对背景和专业要求非常严格的互联网公司,进入这个我热爱的行业,碰到一群可爱的人们。三年后,我又将以新人的身份再次出发,追赶因为三年来没被自己利用起来的那些闲暇时光。

好好铺垫自己,迎接新的一年吧~ 心怀感恩,努力学习谦卑和聆听,相信世界和人是美好的,勇敢的面对挑战!Just Do It!

近期的一点想法

四川地震了,这一震四川不知道多少年能够恢复元气,虽然成都没有受多少影响。

全国人民捐款了,政府反应的很及时,这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可偏偏有少部分组织和人(包括FQ们),硬是要在全国人民齐心协力抗灾的时候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有些事情,比如抗灾情况的披露、捐献资金的使用还有灾情反映出来的当地房屋建设等等问题不是不追究,问题是不能现在追究。现在追究,把问题捅出来了,大部分民众的反应不难想象,但是这样会激起更大的愤怒,国家的大环境就乱了,最后好不容易取得的一点开明环境也会失去。政治是一个注重时机和妥协、注重行事方式和手段的事情。如果认为可以趁机实现某种救灾之外的目的,不免要想一想现在是否是那个时候。不管是带有善意的还是恶意的目的,在现在这个时候表达与人民不同的意见,不见得理性,不见得高明,也不见得能够达成目的。像网易对于捐赠资金的做法就处理的比较好,处于对资金使用的担心而低调的变换了捐赠资金的合作对象,没有把这个新闻放到首页上,也没有大标题注明,也没有高亮显示。这样的做法才是符合当下环境的,才能够更好的为救灾之后的反思、舆论监督埋下良好的伏笔,也没有对当下的民众造成太大的冲击,保证了救灾活动的顺利进行。

对于公司捐赠排行榜,本来就是个不能存在的东西,居然上了所有主流门户网站的主要版面,甚至连人民日报都搞了这个玩意儿。如果说在地震灾害之初各公司的捐款是自发、自愿和自觉履行社会责任的行为,那么我认为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了攀比和争取地震之后国家政策回报的苗头。此例一开,以后大公司们是不是还要专门设立基金准备着为各种大大小小的灾难捐赠?我没有钱,但是我也不会取笑那些捐的相对较少的公司,更不会愤愤不平。

没有更多的想法了,一切皆是胡思乱想之语。不敢苟同者请一笑了之。

From Intern to Official

It’s really a happy day for me today. Two good news have stroke me and made me laughing alone in the dorm and be exciting in the phone. first, I became the official editor of CB, my favorite IT site on the web. Second, my classmates(junior school’s and university’s) had done well in the Post-graduate Entrance Examination and would be my classmates again in the coming two years, though we will be in different majors, we are in the same university now!

These two amazing news would make me sleepless, I was so happy on that.

OK, write it down to make a record. That’s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