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国际关系

国关年会总结


这两天国关年会在学校召开,来了很多平时只能在期刊和书籍上见到的人物,谈论题很多,主要就听了两个论题:经济危机下的世界多极体系和科学哲学反思下的中国国际关系学科。感觉很有收获。跑了两天,平时吃饭的规律都被打断了,没怎么吃多少东西。课程论文和毕业论文的进度都停了两天,口译的训练都停了一段时间。五一放假除了第一天还能休息一会之外,另外两天都得去上课…

压力还是蛮大的,努力吧。顶过去就好了。反正自己论文的题目都差不多了,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给自己加油吧:-)

偶然看到的[更改版]

在网上瞎逛时看到的这句话,希望我能早点明白它的含义

“所谓理论的争论,都是权力分配的问题。所谓制度的争论,都是利益分配的问题。所谓道德的争论,都是地位分配的问题。而就其本源来讲,这一切都是生存问题!”

学了三年的国际关系之后,对这句话的体会更加的深刻和震感,既然人的智慧能够总结出来这句话,那么同样能够找到共存的办法。当然,这句话能够成立有一个隐含的前提,这个前提可以从最后一句中推断出来,即人性本恶。如果没有这个前提,“生存问题”就不存在。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来看,人类几千年的发展史,的确是一部展示人性恶的历史,不同族群和种群的争斗绵延不熄,甚至在族群和种群内部也有种种勾心斗角和血腥的争夺,这句话可谓是对近千年来人类纷繁的争斗的本质概括。就连我们老师曾经也说过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他说国际关系这个学科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有那么多人要靠它吃饭。(大家都笑了)

不过,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作为变化最缓慢的精神层面——政治来说,经济的发展和科技飞跃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终将影响到它,并促使其缓慢的发生变化。人作为一种有意识的智慧生物,如果连这一点都无法超越的话,那只能相信这是我们的“原罪”了。就我所学的专业来说,我有一个感觉,国际关系正在朝着某种较好的方向转变,世界战争的威胁正在远离人们的视线和思考范围,国家间的行为虽然还是充满了紧张、冲突和不理解,但是一个最基本的共识正在形成——矛盾和纠纷的最终解决终将依靠和平的方式而不是选择武力。万事开头难,有了这第一步,不管再艰苦,我想我们都会坚持走下去的吧。(当然,这个属于遥远的未来,十几代人之内恐怕是看不到的,再过一个千年看看)^^

对孙老师上课时一番话的再思考

上课时,孙老师很自信的(我是这么认为的)对我们讲:别看国际关系理论现在不能够解释太多的现实,那是因为它们很抽象,所以感觉离现实很远;但是,正是因为经过抽象逻辑的推理,理论才更具有了预测现实的能力,而且理论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如果把全部的国际关系内容看成是一个大块儿的内容的话,国际关系的理论现在还只能解释一小部分,但是越来越多的理论会解释更多的东西,而这么多理论最终将会寻找到一个基本的内涵,而这个基本的内涵就会把所有的理论统一起来,就可以解释一大部分国际关系内容;随着理论的增多和时间的推移,国际关系基本上就可以被全部解释并预测。

以上就是我所理解的他的那一段长篇论述,希望没有出错。对于这一番话,我有不同的看法。

首先,我承认逻辑思维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但其并没有强大到可以解释一切的地步。对于自然科学来说,逻辑思维是发现万物本质的思想途径。正是有了大量自然科学的研究者不停地抽象这个世界,才不断的发现支配自然世界的种种规律。而宇宙间最统一的奥秘也正在被人类揭开,爱因斯坦试图统一最基本的四种力(它们是构成这个世界所有自然物质的最基本部分)的尝试虽然失败,但是仍然有众多的科学家为之献身。对于作为社会科学的国际关系来说,沃尔兹通过严密的逻辑思维建构了“结构现实主义”,这个理论风靡西方国际关系学界20多年,而他的两本有关他理论的著作(《人国家与战争》和《国际政治理论》)也成为了一代名著,是国际上引用次数最多的著作之一,也成为了每一个国际关系学生的必读物。但是,在自然科学中无往而不利的思想武器逻辑思维对于社会科学来说也有它自身的不足,尤其是过于抽象的逻辑。因为,历史总是由一系列必然事件和偶然时间构成的。逻辑思维在进行抽象历史的时候,会筛除大量的偶然事件,只研究必然事件。但是,谁又能确定偶然事件对于历史的影响是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的呢?而国际关系本身就是一部国家间的历史,如果抽象掉了大量不起眼的“偶然”事件,只关注一些结构和节点的互动和作用,虽然能够马上显现出极强的解释力,但是终究将被众多的“偶然”事件的历史尘埃所湮没。同时,研究者在进行抽象的时候,本身就带有个人的判断,在其眼中的偶然事件在他人眼中还是不是偶然的就不得而知了。因此,尽管研究者力图做到客观,但是客观本身是不可能彻底实现的。

其次,不同于自然科学的严谨、追求统一,社会科学是不能达到自然科学那种高度的统一,社会科学的众多理论综合起来并不能解释大部分人类社会的活动内容。社会科学不同于自然科学的最大的一点,就是社会科学研究的是人同其他事物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而国际关系,就现在的内容看来可分为以下几种:国家间关系,国家同国际组织的关系,国际组织间关系,国家同个人的关系,国际组织同个人的关系。这众多的关系的直接实践主体都是人,就是人之间的关系。人不同于自然界的一点就是,人具有意识,在不同的环境中有不同的互动行为。而这种互动行为是受到众多因素影响的,比如个人成长经历,受教育程度,同周围人的关系等等。这些因素,是不断变化和不可统计的,它们因人因时因地而异。因此,国际关系的理论再多,抽象程度再高,也不能够解释已经发生的全部历史,也不能够预测即将发生的全部将来。深陷逻辑而不能自拔,就会陷入”决定论”、“机械论”的怪圈。

综上所述,老师在昨天上课时所持有的观点不太具有说服力。

终于翻译完成了,贴出来庆贺下

最近的一次专业英语作业,老师要求我们翻译秦亚青教授为《新现实主义及其批判》一书的中文译本所写的序言,在连续奋战了4个半天之后,搞定了刚才!

现在,贴出其中的片段:

……

The bloody situation of two World Wars and the fear to Cold war which impressed us so profound and heavy make war and peace the fundamental theme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 research and numerous scholars dedicate their whole lives to it. As scholars, they explore the reasons of conflict and cooperation, reveal the law of war and peace; as human, they wish international society and its members could reduce, overcome and exceed conflicts, cooperate more positively and realize common security and happiness. Different theories and schools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 study discuss and research centering in the theme of war and peace in large scale, and their debates are mostly about the reasons, connotations and significance of conflict and cooperation.

……

……

……

Western international relation has many theories. A large quantity of achievements gathered around these great quintessences, so do critics and comments by some other schools that are not in mainstream. If one wants to grasp the trunk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 study, he (she) should firstly get to know quintessences in the trace. These are core of the subject and marrows of wisdom. We can know most international relation theory and direction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 theory. For example, from the debates and developments, we can see that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s stressed more and more, the social character of actors and their dynamics are attracting more eyes and humanistic spirit is getting nearer with scientific awareness.

Since China starts its reforming and opening up, international relation study develops very quickly. In just two decades, international relation study has been called “hot subject” by most people. During this process, many western works on international relation study have been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In early 1990s, Translated Classics o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edited by Zhou Jirong was published; this series was valued by its classical, especially for the two milestone works of western international relation study it included: one was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Waltz), the other was 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Keohane and Nye).……